《金融》中美洲邦交紛失守 陳(衝):恐動搖臺在CABEI國際法人地位

《金融》中美洲邦交紛失守 陳(衝):恐動搖臺在CABEI國際法人地位

陳(衝)專文如下:

一向正經八百的經濟學人雜誌,前些時有一則短文Dress to impress(「衣」鳴驚人),以輕鬆的語調談外交與服飾。該文由宏都拉斯女總統卡絲楚訪問北京談起,閱兵及會見習近平時,所着褲裝、襯衫與領巾均系紅色,外媒咸認爲貴賓有意以地主「國家顏色」凸顯善意,爭取好感。其實着紅色的女賓,歷史上不乏其例,例如尼克森夫人(1972年)、歐巴馬伕人(2014年)、川普夫人(2017年)造訪中國大陸都穿紅色套裝。連印度總理莫迪都在尼赫努裝上插上紅色方巾,更不必說無數領袖的紅色領帶了。

在北京的訪問期間,相對宏國總統的笑容可掬,海峽此岸的蔡總統不免黯然神傷,因爲卡絲楚的志得意滿,甚至行囊滿載,恰正是三月間與中華民國降旗斷交的延伸。對臺灣而言,不僅減少一邦交國,而已經是個位數的自由貿易協定中,又折損自貿協定與租稅協定各一,好在兩國雙邊貿易不到兩億美元,經貿上的實質損失應該不大,雖說貸款將近五億美元,又未透過民間法人轉貸,或將成爲呆帳,但想到外媒報導洪國向北京提出200億經援,外交部可能稍稍釋懷。

中职》「球队还没放弃」丘总谈未来富邦布局

别闹,姐在种田
1°C
xiao少爷 小说

中華民國與宏都拉斯建交甚早(1941年),五十年前,中華民國即開始協助宏國,從事電力建設、農業耕作、加工生產等,臺電公司資深同仁應該都有印象,本世紀初宏國著名的Patuca III(帕圖卡三號水力發電計劃),也曾在兩岸之間拉鋸良久。早期甚至有代宏國興建部會官衙的傳聞,據說因品質太好,政府機關間還生齟齬。2020年爲疫苗短缺,宏國曾以赴北京設商務辦事處拿翹,後美國、臺灣相繼捐贈疫苗始告緩解,總之,一路走來風波不少。

我的娘亲不好惹

中美洲邦交國,陸續失守,雖因外交角力,勢不如人,但其他國家斷交的影響,卻遠不及宏都拉斯(此應爲去年政府派賴副總統親訪之原因)。因中華民國是CABEI(即中美洲開發銀行)的會員,CABEI總部就設在宏都拉斯首都。中華民國是1992年加入,不但是區域外出資最多的會員,而經過八次增資後,持股高達11.37%,更已是最大持股會員國,派有董事一席,是少數(或唯一)以正式國名會籍參與的國際組織。宏國斷交後,CABEI正式會員中唯一邦交國只剩瓜地馬拉,將來能否維持會籍?是否影響貸款、債券的回收?甚至動搖國際法人的地位?還未可知。

2020/3,由於已意識到維持一定邦交國數量對臺灣的重要,也事關鉅額外匯存底的安危,美國國會通過Taiwan Allies International Protection and Enhancement Initiative Act(簡稱臺北法),單看法律名稱中特意嵌入大寫TAIPEI字樣,就知國會兩黨頗有誠意支持臺灣對外關係。然而法律通過三年,先後有尼加拉瓜及宏都拉斯採取斷交措施,看來威嚇效果似乎不大,但該法第五條第三款確有明定「對於嚴重損害臺灣安全或繁榮之國家,應研議以適當及符合美國外交政策利益的方式,並經與國會諮商後,改變美國與該等國家之經濟、安全及外交往來」,其措辭不可謂不強硬,就看美國政府採取何種手段、如何執行。不過尼加拉瓜一向與美國不睦,華府無所作爲,可以預見,而對宏國迄無動作,則外界不免有paper tiger的議論。

中美洲位於美國後門,CABEI會員國曾長期與臺北邦誼良好,今年以來卻一再衍生微妙的變化,是否會危害國際法上的權利能力,政府能不慎乎?

你要的话,我可以戴胸罩

3星座甘愿做小男人 最爱对女友撒娇

12万月薪不要了!洪慈庸请辞立法院顾问